<cite id="bdbzh"></cite>
<cite id="bdbzh"></cite>
<var id="bdbzh"><video id="bdbzh"></video></var>
<listing id="bdbzh"><ins id="bdbzh"></ins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bdbzh"><ins id="bdbzh"></ins></listing>
<var id="bdbzh"><strike id="bdbzh"><thead id="bdbzh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bdbzh"><video id="bdbzh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bdbzh"><video id="bdbzh"><thead id="bdbzh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bdbzh"></var>
<cite id="bdbzh"><video id="bdbzh"><menuitem id="bdbzh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bdbzh"></var>
湖南
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產經 教育 銀行 房產 旅游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

嬗變中的十八洞村人

2020年07月20日 16:50:26 來源: 新華網

  十八洞村每天都在變。

  這些年,我們會經常往十八洞村跑。每次去都有新的驚喜。

  今年是脫貧攻堅的收官之年,去的次數自然更多。

  7月1日,黨的生日,我們又一次來到十八洞村。正值梅雨季節,山間陰晴不定,云霧繚繞,路旁野花,山窩人家,時隱時現,晃若仙境。

  我們吃住在老鄉家里,一連幾天走村串戶,屋場夜話,聽山的脈動、人的心跳,觸摸十八洞村巨變的深層動因。

  繡娘的危機

  繡花是苗家婦女的拿手活。石美梅是村里有名的繡娘,她12歲就開始學習苗繡,已經繡了30多年。參與繡制的《錦繡湘西》入選世界上最長的手工苗繡作品記錄,收藏州博物館,她還被確定為縣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人。

  石美梅靠一手好苗繡很早就成了村里的富裕人家,縣城和村里都開得有苗繡店。

  她住在飛蟲寨。當我們挨戶來到她家時,她正端坐在門口一針一線地繡著美麗的牡丹。家里打理得明亮整潔,四周掛滿了精美的苗繡作品。

  看著滿墻的苗繡,我們笑著說:“石大姐,你們家條件真好,不愧是十八洞的老牌富裕戶??!”她搖搖頭道:“唉,過去我們家的條件在整個十八洞村是首屈一指的,現在估計輪不到了!”

  “大姐是怕露富,找你借錢吧!”我們笑著調侃。

  石美梅也嘿嘿笑了:“你們錯了?,F在十八洞產業起來了,大家‘八仙過海、各顯神通’,上百萬的老板多的是哩!”

  她著重介紹了村里的旅游業發展。平時來村的游客有1000人左右,旺季時能達到10000多人,村里上規模的民宿和農家樂就有20多家。就連村里的山泉水廠都難在本村招到人,村民嫌工資低,還不如自主創業哩。

  她掰著手指頭給我們例舉了一串村里大戶的名字。搞民宿的楊正邦,搞農家樂的楊超文、施全友,種黃桃的隆吉龍,等等。末了打趣道:“我要是不努力,就怕有一天會拖十八洞的后腿哩”。

  石美梅的話算是自圓其說。

  我們行走在十八洞的四個寨子,但見路上車水馬龍,人來人往,民宿、農家樂旌旗招展,一片熱鬧繁忙景象。石美梅的危機不無道理。今天的十八洞,家家都有致富夢想,人人都攢足了勁,如果不繼續努力,現在的大戶被后浪反超完全是有可能的。

  “三鬼”的情懷

  “三鬼”是十八洞村的知名人物,中央和省里的媒體都報道過他,也是電影《十八洞村》酒鬼的原型?!叭怼北久埾忍m,父母早逝,先前窮困潦倒,30多歲還是光棍一條。他破罐破摔、酗酒貪杯,走到哪、喝到哪,醉到哪、睡到哪,是村里有名的酒鬼、懶鬼、窮鬼。

  去年來十八洞村的時候,聽他繪聲繪色給我們講起由“三鬼”變成“養蜂大王”,并抱得美人歸的故事。這次來村里,自然很想再去他家看看。

  夜幕時分,燈火漸起,順著一條充滿山鄉風情的田間游道,我們來到位于竹子寨的龍先蘭家。龍先蘭妻子吳滿金手里抱著的小寶寶,立馬吸引了我們的目光。

  “小孩是今年3月份出生的,我給她取名叫‘龍思恩’,就是要飲水思源、知恩圖報?!饼埾忍m見到老熟人造訪,非常高興,一邊忙著搬凳倒茶,一邊述說他當父親的喜悅。

  我們坐定,首先恭喜他這幾年行大運,“三鬼”變“養蜂大王”,單身變丈夫,丈夫變父親,并詢問他養蜂的新發展。

  龍先蘭是個非常樸實、不善言談的人,但是他的愛人吳滿金性格開朗、心直口快。兩口子一唱一和,津津樂道地談起他們養蜂的甜蜜事業。他們家的土蜜蜂已經養到了400多箱,年收入達50萬元,成了村里的富裕大戶。過去岳母反對他倆的婚事,現在徹底轉變態度,經常過來帶小孩,好讓夫妻倆一心一意養蜜蜂。

  說到這些,龍先蘭滿是感動,他是在駐村工作隊的幫助下走上致富之路的。為了報恩,他邀請18戶貧困戶組建了“十八洞村苗大姐蜜蜂養殖專業合作社”?!耙郧肮ぷ麝牶痛謇飵土宋?,現在我有了技術,就想出一份力,希望帶著更多的人一起發家致富?!?/p>

  村民們加入合作社后,龍先蘭免費向他們傳授技術。他帶著合作社成員每天跑到蜂箱前觀察,甚至跟著蜜蜂觀察采蜜。雨天,給蜜蜂覆薄膜遮雨;冷天,給蜜蜂蓋棉被御寒,就像呵護自己的小寶寶一樣。大家一起養蜂、一起割蜜、一起銷售,很快養蜂就成了十八洞村的品牌產業,還帶動了周邊118戶562人加入養蜂,今年可拓展到1200箱,實現產值150萬元。

  現在的“三鬼”,在鄰里鄉親心里積攢了好口碑,養蜂帶頭人、公益事業熱心人,說起他無不嘖嘖稱贊。在黨員和能人帶領下,十八洞村搞起了“互助五興”活動,自愿結成41個互助小組,創辦9個專業合作社,“親幫親、鄰幫鄰”,和諧共進,蔚然成風。

  我們問他還喝不喝酒,先蘭靦腆地笑了笑,“偶爾也會喝一喝,但不敢多喝了,一怕誤事,二怕回家老婆不讓上床?!甭犃T,大家都忍不住開懷大笑。

  開懷的笑聲,驚起林子里的宿鳥。龍先蘭的屋場前面非常開闊,一眼望去,山色空濛,燈火閃爍,我們沐浴著從山谷吹來的縷縷清風,被先蘭的創富故事和助人情懷深深打動。

  “網紅”的驚艷

  這次來十八洞村前,我們就從中央電視臺《新聞聯播》中了解到,村里出了個“網紅”。找機會見一見,也是我們此行的想法。

  到村的當晚,村里安排我們住在竹子寨的一家民宿。安頓好后,我們突然發現這家堂屋的墻上,掛滿了照片,其中有一個長像靚麗、充滿青春活力的少女,纖纖樣、素雅妝,格外顯眼,很像媒體上說的“網紅”。于是,求證于房東大姐?!皼]錯,這是我的三女兒施林嬌,也是你們說的那個‘網紅’?!贝蠼隳樕涎笠缰鴿M滿的自豪。

  看我們不吱聲,大姐指著照片炫耀:“你可別小看她們,自從上了《新聞聯播》,好多記者爭著采訪哩!”

  從大姐的口里,我們知道媒體上說的“三小施”,就是施林嬌、施志春、施康,村里三個90后大學生。他們開辦的網絡直播平臺,叫“湘西十八洞三小施”,如今已有10萬多粉絲。

  聽完大姐介紹,我們也急切想見到施林嬌?!八ラL沙直播帶貨了,等一下會回家?!贝蠼闱敢獾乇硎?。

  施林嬌回家已近凌晨,我們一直等著。見她回來,也顧不得她的疲勞,就逮著她攀談起來。

  施林嬌今年24歲,去年6月從浙江音樂學院畢業,在瀏陽市一家企業工作了一段時間。今年年初,她放棄了外地的工作和不菲的收入,辭職回村創業。她說,以前十八洞村是一個窮旮旯,自家就是貧困戶,大學學業是靠教育扶貧補助和助學貸款完成的?,F在村里事業紅火,需要年輕人,作為土生土長的十八洞人,回村幫鄉親做點事也是理所當然的,更何況十八洞也是創業熱土呢?

  “我的想法與同寨的另外兩名90后小伙子施志春、施康一拍即合。今年春節,我們仨湊到了一起,‘十八洞三小施’就這樣乘風破浪、揚帆起航了?!笔┝謰勺孕糯蠓?,侃侃而談。

  “還有倆小施呢,明天能見到嗎?”我們提出了想法?!皼]問題,明天我們仨都在村里?!笔┝謰伤斓卮饝?。

  第二天傍晚,我們召開了一個院壩會?!叭∈钡却謇锏母鞣矫娲硐档綀?。聊天中,我們得知,施志春2017年研究生畢業后,在附近的中學當英語教師。施康2018年大學畢業后,曾經在長沙一家視頻公司上班。三個人各有所長,直播平臺一開張,就受到廣泛關注。

  問及直播帶貨效果時,施林嬌笑了笑,“還行吧,每次直播都有上千人互動。疫情期間,大伙找我們推銷了幾萬元的臘肉、蜂蜜、土雞蛋等山貨?!薄耙郧懊搯魏芾щy,早幾天,我在接受《中國婦女報》直播采訪時,還發布了我們村上門女婿的標準呢!”施林嬌的話,引得大家一片笑聲。

  “現在,‘三小施’已經成了我們十八洞村的宣傳代言人,很多來村參觀的游客都是因為看了他們的直播視頻?!贝逯Р繒?、村委會主任施金通不無得意地說。

  為了更多了解他們的創業故事,我們關注了“三小施”的抖音號,也成了新粉絲,發現里面全是十八洞村地理風光、人文風情和生活點滴的短視頻。粉絲們紛紛點贊留言。

  與“網紅”的對話,使我們不僅驚艷于十八洞村有這樣一幫有志青年,更為古老的苗寨添注如此現代元素而振奮。如今,“網紅”也成了十八洞村一景,外面的游客來了,都紛紛搶著與施林嬌合影。我們離別時,也特意留下了與施林嬌的鏡頭。

  “諸葛”的愿景

  就著昏黃燈光,冒著微微細雨,我們來到退休教師楊冬仕家。楊冬仕今年76歲,退休后就一直住在村里。由于有文化,在外見過世面,是村上諸葛亮式的人物,村里哪家有什么事,都喜歡與他聊聊,請他拿主意。見我們登門,他喜上眉梢,話匣子打得很開?!霸瓉泶謇锶兆涌?,吃飽穿暖就是村民們的朝思暮想,要是能吃上一頓肉、喝上二兩小酒,就是神仙日子?,F在不同了,大家想的早已不是溫飽,而是如何努力過上更好的生活?!?/p>

  楊老師告訴我們,他所在的梨子寨是村里最先啟動發展的,大部分人家都開起了農家樂。但大家并不滿足,希望把整個寨子的餐飲、住宿整合起來,由村里統一管理,宣傳營銷、分配客源、服務質量、人員培訓,該統的統起來,以改變目前各自為戰、服務質量參差不齊的現狀,更好地打造十八洞品牌形象。

  楊老師覺得,十八洞村今后的希望就在旅游業,現在游客雖然漸漸多起來,但還是小打小鬧,游客到村里逛一兩個小時就走了,留不住人。希望能夠多開辟點項目,把十八洞村溶洞資源盡快開發出來,并與周邊的金龍、讓烈村景點連通,把旅游做大做強。

  當我們告訴他縣里已安排項目、加速十八洞旅游資源開發時,楊老師聽了非常興奮,連連講,希望項目快點落地,十八洞人都在翹首以待。

  楊老師還對同行的村干部講,村里還可搞得更干凈點、漂亮點,在房前屋后多栽花種樹,看得見山、望得見水,把“道德講堂”、苗族趕秋、山歌苗歌賽辦得更火點,讓十八洞村既保持苗家的純樸,又有現代的文明,客人來了自然就舍不得回去了。

  楊老師對村里的思考一套一套的,我們連連點頭稱是。我們知道,這不僅是他個人的想法,更是全村百姓的聲音。

  發展改變了人,人推動了發展。富裕起來的十八洞村人,已經不再是當年封閉保守、小富即安的山旮旯性格,天地越來越寬廣,目標越來越遠大。

  從楊老師家出來,夜已經很深,雨停了,幽黃的燈光折射出青石板上雨水的晶瑩,此起彼伏的蛙蟲嘶鳴更襯托出山村的靜謐美好。

  我們一邊走,一邊回味著這幾天走訪十八洞村的所見所聞,心中感嘆不已。這些年的精準扶貧,真像春風化雨,喚醒了沉睡的大山,激活了封閉的心靈。我們感動十八洞村的一切變化,更感動十八洞人的變化,這個變化更深刻、更持久、更難能可貴,既是一切變化的深層動因,又是支撐未來發展的強勁動力。(蔡建和 胡真

[責任編輯: 劉揚 ]
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61912